您现在的位置: 蜀龙首页 > 首页幻灯 > 蜀龙高清图片

江油市双河镇:主水管进村4年不入户,村民用水难何时解决?

  来源: 绵阳日报   2022年03月09日  10:50

摘要:“2017年就开始铺设自来水主管道,但后续分支入户工作却一拖再拖。”近日,江油市双河镇(原新兴乡)村民反映称,由于该镇属于旱区,逢枯水季就会出现用水困难...

 

  自来水主管道裸露在外出现破损

  采访时间:3月7日

  采访地点:江油市双河镇

  问题:主水管铺好4年,自来水迟迟没有入户

  “2017年就开始铺设自来水主管道,但后续分支入户工作却一拖再拖。”近日,江油市双河镇(原新兴乡)村民反映称,由于该镇属于旱区,逢枯水季就会出现用水困难,为此,江油市水利局“2017年旱区农村饮水安全项目”将其纳入实施范围,但主管铺好后突然停工,4年过去了,自来水仍然迟迟没有入户。

  村民盼了多年的自来水,什么时候才能用上?

  村民不满 主水管进村4年,还在挖井用水

  3月7日,记者在双河镇马蹄岗村一处堰塘边看到,自来水主管道裸露在外,且已出现破损。记者从双河镇政府获悉,该镇属于旱区,逢枯水季,就会出现用水困难,只能“看天喝水”。2017年,江油市水利局在双河镇的马蹄岗村等地实施了农村饮水安全项目,水源供给定为战旗水厂。但主管道铺设完成后,因战旗水厂供水量不够,无法供水。

  “没有了水源,就没法开展饮水入户工作,老百姓找到我们,镇上也很头疼。几年间多次找水利局沟通协商,但都没有一个具体解决方案。”双河镇党委委员罗彦说,项目涉及该镇663户村民。

  “白高兴一场!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只有挖井用水。”说起这个项目,村民怨声载道。“工程建设得很快,过了没多久,自来水主管道就铺进了村里。”村民严永超说,本以为家家户户很快就会喝上自来水,没想到主管铺好后突然停工,既不入户,也不供水。

  记者走访发现,现在正值枯水季,村民只能“看天喝水”。马蹄岗村党委书记赵兴彦说:“这几年,一遇上村民用水难的问题,我们村干部就挨家挨户去送水。”

  供水单位 供水量不足,无法新增用水户

  农村饮水安全项目惠及民生,对于乡村振兴至关重要。既然主管道都进了村,为何这“最后一米”却遭遇了“入户难”?

  双河镇经济发展办公室主任何龙告诉记者,当初的主管道工程由江油市水利局负责,后续入户工作则交由江油星乙农业投资有限公司下属单位天一自来水有限责任公司完成。“换句话说,水利局只负责铺设主管线,至于连接到户这一步,是天一公司来做。”

  天一自来水公司副经理杨代勇对此表示,当初,该项目确定水源供给为天一公司下属的战旗水厂,但在2015年战旗水厂供水量就基本处于饱和状态,无法大面积新增加用水户。

  2015年战旗水厂供水量就趋于饱和,为什么2017年还实施该项目?杨代勇解释:“因为2017年对战旗水厂进行了扩容,但是,扩容部分也仅能满足原有供水地区新增加的用水户,无法供应马蹄岗村等旱区,这也是入户工作一直拖了4年的原因。”

  主管部门 人员变动大,确实存在监管不到位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该饮水项目全称为“江油市2017年义新镇、新兴乡、大康镇旱区农村饮水安全项目”,主水管道铺设共投入了资金190万元,目前另外两个乡镇通了自来水,但双河镇(原新兴乡)的水一直没有通。

  作为该项目的业主单位和天一自来水公司的行业主管部门,江油市水利局是否尽到了监管职责?

  江油市水利局规划建设和农村供水股股长梁强向记者出示了当时该项目立项、研究、审批等记录,部分记录上还有水利局、建设单位以及专家的签名。记者看到,该项目于2017年底正式施工,约6个月就完成了自来水主管道铺设。

  梁强说:“水利局这几年人员变动大,我接手以后还专门找过天一公司,希望他们尽快处理后续工作,但天一公司说要缓一缓。我们作为农村供水的主要负责部门,在这件事情上负责主水管铺设和项目进度监管工作,但在实际监管中,确实存在不到位的问题。”

  江油市水利局副局长江静说:“当初做这个方案,肯定有当时的考虑,只是没想到后期战旗水厂的供水还是不足。我们也在一直推进这个工作,找天一公司协商,但是因为多方面原因,最终结果不是很好。”(“绵观辣1度”报道组 文/图)

  ——·记者手记·——

  2017年,江油市旱区农村饮水安全项目开展大刀阔斧,声势浩大;2022年,裸露在堰塘边的主水管却已经损坏,躺在地上,无人问津。

  水电气暖是基础性民生保障项目,尤其在农村地区,如果通上自来水,能进一步满足群众的生产生活需要。

  由于水源不足,入户问题“僵”了4年;由于人员变动,监管部门的衔接和管理出了漏洞。在明知供水能力不足的情况下,该项目当初为何能成功立项,并顺利通过各方评定?不得而知。事已至此,不管是水利局还是天一自来水公司,都应该给村民一个交代,而不是让村民的期望继续落空。

(编辑:秦芳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