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蜀龙首页 > 蜀龙要闻 > 新闻正文

绵阳县解放纪念塔——铭记光荣历史 凝聚奋进力量

  来源:绵阳晚报   2021年06月21日  09:40

摘要:72年前,人民解放军解放绵阳。为了绵阳解放,有太多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为纪念绵阳解放,将原来的无字碑改建为绵阳县解放纪念塔。

  采访地点:

  绵阳市人民公园绵阳县解放纪念塔

  红色记忆:

  72年前,人民解放军解放绵阳。为了绵阳解放,有太多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为纪念绵阳解放,将原来的无字碑改建为绵阳县解放纪念塔。

  在绵阳市人民公园,每天都会有许多市民在里面休闲健身。“我们现在幸福的生活,就是靠这些无畏的革命先烈用鲜血换来的……”正带着一群老人锻炼的孙燕玲女士说出了心里话。

  绵阳县解放纪念塔就静静矗立在公园中显眼的位置。它原名“垂鸿塔”“孙德操纪念碑”,还曾经被覆盖为无字碑。碑塔上满是岁月的痕迹,镌刻着过去的荣光,似乎在给我们展示1949年底,解放绵阳可歌可泣的历史画卷……

  黎明前的黑暗18名烈士被敌人杀害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人民解放军加速了解放全国的步伐。那时候,绵阳地下党组织加强了以城区为中心的统战工作,发动当地有影响的上层人士,成功策反了国民党山防总队。地下党在利用地方武装的同时,广泛发动群众,在临近解放时有效保护了境内公路、桥梁、粮食仓库、医院学校的设备和图书,为新中国绵阳经济文化发展保留了物质基础。但是,许多革命志士为了绵阳的解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余正道在介绍这段历史的时候,面色凝重。

  黎明就在眼前,绵阳却经历了最后的黑暗。国民党反动派不甘心失败,疯狂反扑。短短几天时间,不少地下党员牺牲。上世纪60年代前,出绵阳小西门经长兴街后,跨过沿江河小溪时,需经一高一低至永兴等地小道的石桥,人们称它为“双桥”。距“双桥”不远处,原是安昌河左岸荒河坝,坝上堆垒一些低矮的小坟茔,人们又呼之“乱葬坟”。1949年12月13日,国民党就在这里制造了“双桥惨案”,18名潜伏在国民党胡宗南部队从事地下工作的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惨遭杀害。《中共绵阳市市中区党史资料汇编》收集了目击者的回忆:当天晚上,大西门、小西门、东门、南门、北门、西门外矮子桥、川陕马路等要道口布满军警、宪兵、保安队,并不准行人通过。深夜,天空黑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北风呼啸,寒风凛冽,让人心惊肉跳,随着一阵急促脚步声和喧嚣声以及枪声后,一批正义凛然的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倒在了血泊之中。苟延残喘的国民党反动派丧心病狂地将随军押解的70余名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中的18人,秘密杀害在“乱葬坟”。

  市委党史研究室出版的《中国共产党绵阳历史大事纪略(1921-2021)》中记载,这18位烈士大都是国民党三十八军(原十七路军)杨虎城、赵寿山的部下,经历过抗日战争,并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抗战胜利后,他们中的罗煜、宋世元、魏洪涛、杜静华、谢栓堂、廖国成等被党组织派到陕西汉中、城固等地开展工作。新中国成立后,18人先后被批准为革命烈士。

  解放绵阳全境13名指战员献出生命

  1949年11月,刘邓大军解放川东南,切断了国民党胡宗南部后路。12月5日,根据中央军委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18兵团司令员贺龙率60军、61军、62军和7军一部,兵分三路,由陕甘南下入川,向会战成都的战略合击点绵阳挺进。右路62军,横扫陇南残敌,经青川、平武,向江油攻击前进;中路60军,夜袭剑门关,向梓潼、绵阳逼进;左路61军,经南江、巴中,直抵盐亭、三台。12月9日,在右路大军的威慑下,武都(今江油市境内)敌守蒋云台率244师、247师起义,为人民解放军南进开辟了通道,解放军乘胜追歼残敌,强渡涪江,一举解放了南坝(今平武县境内);22日,62军184师攻占江油;24日,彰明(今江油市境内)县城解放;25日,62军一部解放安县;27日,62军184师解放平武。

  根据《解放绵阳史略》可以还原绵阳解放的浴血战斗场面。就在18名烈士牺牲后7天,1949年12月20日,解放军18兵团60军180师的先头部队540团抵达绵阳境内。在70公里的川陕公路上,遭遇胡宗南残部抵抗,连续展开了三场激战。在游仙区新桥镇与街子镇(今新桥镇)交界处,有一座石桥横跨芙蓉溪,名为“胜利桥”。1949年12月20日,国民党残部用烈性炸药炸毁这座桥,想要阻止解放军追击。解放军先头部队540团教导员薛长华就牺牲在这里。

  12月20日下午6时,解放军540团抵达绵阳城北,晚饭后部署兵力于龟山之上。21日凌晨4时,开元场升起红色的攻桥信号弹,半个小时的枪炮声后,北河浮桥南面的守桥敌军全面溃逃,后续解放军大部队180师赶到,在涪江岸边发射60式炮弹100余发,守绵之敌弃城向成都方向逃窜。180师解放绵阳城后,俘虏守城敌军700余人,将其押至川西北第一公园(今绵阳人民公园)坝子集中看管。

  在那场激战后,国民党残部全面溃退,最后的战斗发生在一个叫黄连咀的地方。黄连咀位于绵阳县河边乡莫家沟(今绵阳市涪城区磨家镇),因山咀有棵大黄连树而得名。临近绵阳解放时,国民党胡宗南残部在黄连咀两面山上布防了两三个团的兵力,加上绵阳、罗江的兵力数百人,企图在此设置重大阻击障碍。12月21日上午11时,解放军180师先头部队追敌至莫家沟黄连咀时,与敌激战一个多小时,歼敌数十名,5名解放军战士英勇牺牲。21日晚,180师骑兵部队追击敌人至莫家沟附近,又遭到山上埋伏之敌的袭击,7名解放军战士不幸中弹牺牲。22日凌晨,解放军60军后续部队赶到,在莫家沟南面的破庙子梁,打垮了胡宗南部残敌和绵阳、罗江反动军,缴获各种武器1000多件,俘敌1500余人,毙敌数十人,取得了解放绵阳县的最后胜利。

  绵阳市烈士陵园位于南山公园内,安葬了众多革命先烈。庄严的墓碑熠熠生辉,记载着曾经的艰难岁月。在墓地前密密麻麻的碑文里,有一个特别的名字——“无名烈士”,这12人正是在黄连咀战斗中牺牲的解放军战士。他们中年龄最小的不足20岁,无法查询到他们的身份,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后来绵阳人民为了纪念他们,就在南山的南塔附近为他们修建了5人墓以及7人墓。绵阳市烈士陵园建立公墓以后,就将他们安葬在了公墓的雨台里,并修建纪念碑供后人缅怀。

  在黄连咀战斗后,绵阳宣告解放,居民奔走相告。在绵阳胜利解放后,12月25日,绵阳城军事管制委员会建立。1950年1月,各级党政组织相继建立。

  1950年1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绵阳城军事管制委员会在人民公园广场召开群众大会,欢庆绵阳解放。绵阳人民开始在党的领导下,步入崭新的历史时期。

  记者手记

  今日之盛世一如先烈当年之所愿

  一座看起来很普通的石塔,它的背后是难以忘怀的革命事迹。

  绵阳市人民政府网站上,有关于绵阳县解放纪念塔的历史变更介绍。绵阳县解放纪念塔,位于绵阳人民公园东门南侧。该塔原名“垂鸿塔”“孙德操纪念碑”。为纪念绵阳县解放,1952年绵阳县人民政府将碑文上原字迹以灰浆覆盖,成为无字碑。1966年夏,绵阳县人民委员会在“破四旧”活动中,拆除纪念碑周围栏杆,铲没碑文,将其改建成“绵阳县解放纪念塔”。绵阳县解放纪念塔南侧镌刻“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万岁!”北侧镌刻“无产阶级专政万岁!”东侧镌刻“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西侧镌刻“为建设现代化社会主义强国而奋斗!”的标语。2010年12月,市政府拨款10万元,对纪念塔首次进行全面维修。1995年4月,绵阳县解放纪念塔被绵阳市委、市政府命名确定为首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静静站在绵阳县解放纪念塔前,那波澜壮阔,硝烟弥漫的岁月在脑海中徐徐展开。为了绵阳解放,众多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付出了生命。这一切,都是为了黎明的到来。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我们追忆这段绵阳解放的历史,心中更是波涛汹涌,久久难以平静。在整个民主革命时期共有6000多名绵阳儿女牺牲,他们用生命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和平。革命先烈身上蕴含着不畏艰难、不怕牺牲的精神,就像面前屹立不倒的绵阳县解放纪念塔,将留在我们的记忆和血液里。看着身边翩翩起舞,怡然自乐的市民;看着脚步匆匆忙着奔向新目标的奋斗者,感慨万千的思绪飞到了绵州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正如市民孙燕玲说的一样,今日之盛世,正是先烈当年之所愿!

  百年初心历久弥坚,百年征程波澜壮阔,百年奋斗铸就辉煌,百年历史写就荣光。作为后辈,绵阳儿女正在新形势下充分凝聚全面建设中国科技城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绵阳的强大合力,奋力谱写新篇章。

  (绵阳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刘毅 陈冬冬 胥江)

(编辑:谭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