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蜀龙首页 > 绵阳新闻 > 新闻正文

北川陈家坝地下党负责人韩泽荣:面对敌人酷刑 坚决保守党的秘密

  来源:绵阳晚报   2021年09月25日  13:09

  “韩泽荣是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他是家族的骄傲!”9月23日,在北川羌族自治县陈家坝镇太洪村,韩泽荣的侄儿韩世全站在倪家磨坊遗址对岸,指引记者寻找韩泽荣牺牲的地方。

  韩泽荣,北川人,1948年5月入党。1949年解放前夕,中共江油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由韩泽荣负责北川陈家坝地下党工作。因叛徒出卖,韩泽荣不幸被捕,伪乡公所对其多次拷问,他始终未泄露半个字。敌人为获得党的组织机密佯装将他释放,未达目的后于1949年6月21日在倪家磨坊设下埋伏将他杀害。

  家中办“义学” 立志救国救民

  细雨悲秋,山水含情,缓缓流淌的都贯河(当地人称为大河)似乎在讲述黎明前那段可歌可泣的革命历史。

  1926年4月10日,韩泽荣出生于北川县陈家坝乡李家湾(今北川羌族自治县陈家坝镇太洪村)一个农民家庭。“听婆婆讲,二爸韩泽荣从小就养成了朴素勤劳的好习惯。”韩世全说,由于家里穷,韩泽荣快10岁时才开始在太子庙读私塾。学校离家要步行六七里的峡谷小道,不管是冰雪封山还是寒风刺骨,他总是早出晚归去学校,从不缺课。艰苦环境下的锤炼,让他养成了勇敢刚强的性格,他立志长大后成为一个除霸扶贫的强者。1942年秋,韩泽荣考入陈家坝中心小学读书。当时,学校老师王延岑夫妇利用教学,经常给学生们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在学生中引起了强烈反响,对韩泽荣影响很深,激发了他的抗日救国热情,并积极参加抗日宣传活动。1944年,韩泽荣以优异成绩考入绵阳南山中学读初中,后因家庭经济困难,只读了一年就被迫停学回家。回家后,他苦读医书和练习书法。他想用书法和医术为穷人分忧解难,但穷人依然贫困的现实使他彻底明白了拯救中国必须要使广大贫苦群众觉醒。韩世全听长辈说,韩泽荣后来在自己家中办起了“义学”,招收穷人的孩子读书,“不收一分钱。”这一举动触犯了地方上土豪恶霸的清规戒律,又怀疑他给学生传播进步思想,于是下令停止办学,韩泽荣的“义学”就此夭折。

  参加地下党 积极为党工作

  北川羌族自治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袁武权介绍,1948年上半年,陈家坝乡伪乡长付德兴强行安排韩泽荣到乡公所当干事,但他内心不服,采取迂回战术与之对抗。韩泽荣的行为被当时在陈家坝乡中心小学当校长的中共地下党员母广轼发现,对他进行教育培养。经过观察和培养,韩泽荣各方面表现比较成熟。同年5月,由地下党员张正介绍,母广轼正式接收了韩泽荣的入党申请书,地下党组织将韩泽荣安插在陈家坝中心小学当事务长兼乡公所干事,掌管学校财经,了解乡公所情况。同年7月,经母广轼、张正和韩泽荣研究,并请示江油中心县委负责人李英同意,决定正式成立陈家坝党的组织,同时对新党员进行党的基本知识和形势任务教育,研究布置党组织今后的工作。7月13日,召开了党员大会,李英代表上级党组织,正式批准接收韩泽荣、董玉堂、董绍泉、母成均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一起学习《党章》《土地法大纲》《解放军宣言》等文件,研究当时的任务和工作。李英最后宣布成立地下党陈家坝支部,指定母广轼为支部书记,张正、韩泽荣为委员,直接受中心县委领导,有权接收党员。韩泽荣的具体分工是利用家居农村的条件逐步发展农村组织。

  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写的《精神风范》记载,1948年秋天,国民党为了装点民主的门面,要在县一级挂几个党的牌子,为此在北川组建民社党。国民党县党部的意见是在陈家坝重点发展民社党组织,为反动乡绅王芝锐将来以民社党的名义进县参议会铺路。付德兴、王芝锐特来请母广轼帮忙,以便在青年和学生中发展民社党员。母广轼召集张正、韩泽荣商量后认为,加入民社党能更好地隐蔽地下共产党员的身份,还可以创造进出县城开展革命活动的机会。因未请示中心县委,决定由张正、韩泽荣出面应付,在无法拒绝时可以参加民社党。如果要在民社党任职由张正去,韩泽荣可以给王芝锐办些事,以掌握内幕情况,地下党组织决定后便答应了付、王的要求。正当陈家坝地下党组织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时,原中共江油工委负责人陈忠明和袁儒杰分别在江油、遂宁被捕。为了避免再出意外,中共江油中心县委决定采取预防性转移措施,通知母广轼、张正转移。张正得到通知后,当天急忙赶回陈家坝给母广轼汇报,并找来韩泽荣共同研究,指定陈家坝的工作由韩泽荣负责。张正以买教科书为名前往中坝,母广轼以去绵阳聘教师的名义离开陈家坝,到中坝与张正会合。

  遭叛徒出卖 不幸被捕遇害

  《中国共产党北川羌族自治县历史》记载,母广轼、张正的转移,引起了付德兴的怀疑,他以高压讹诈和金钱引诱董绍泉、母成均。母成均向付德兴出卖了陈家坝地下党组织,董绍泉向他的姑父、参议员杨晓初告密,出卖了陈家坝地下党组织全部成员等秘密。紧接着,陈家坝以杨晓初、付德兴为首的上层人物,开始破坏陈家坝地下党组织,搜捕地下党人。1949年3月16日,付德兴决定抓捕韩泽荣。董绍泉主动献计,由董绍泉假借要跟韩泽荣会面,把韩泽荣骗上街,安排早已埋伏好的乡丁付兴贵、林升凡乘其不备用麻袋蒙面,绳捆索绑,押去乡公所关起来。韩泽荣被捕后,付德兴等人立即进行审讯。虽经捆绑吊打、哄骗诱劝,韩泽荣始终不承认,在敌人的酷刑下没有泄露半点党的机密,保持了共产党员的高尚气节和革命情操。

  3月18日,付德兴派心腹吴锡美持枪押送韩泽荣等人去县府报功请赏。但县长陈时中为了彻底挖出地下党组织,一边对韩泽荣等人采取取保释放,一面急电剑阁专署追捕母广轼、张正、董玉堂和李英,同时派县特委秘书曾振均等人直接前往陈家坝调查,妄图彻底破坏陈家坝地下党组织。3月23日,韩泽荣等人被押解回乡后,付德兴在乡公所开乡行政会议,处理陈家坝“异党活动案”。付德兴宣读了3人悔过脱党声明,便要他们分别交待参加共产党经过,表明悔过态度。韩泽荣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但他说:“我没有罪,我不是要反对你们几个人,而是要解放全人类。”韩泽荣被保释后,被取消教员资格,回到农村生产,付德兴暗地里对他的家庭及其亲友进行严密监视,竭力寻找母广轼、张正的下落。在白色恐怖下,韩泽荣感到空气窒息,好似失去母亲的孤儿,心急如焚,想找到党组织取得联系。6月中下旬他去绵阳、中坝寻找母广轼、张正回来,半夜在齐家河坝被付德兴派去监视的人发现。6月21日,付德兴传韩泽荣到垭上问话,韩泽荣行至倪家磨坊,被付德兴预先埋伏的两名乡丁开枪杀害。这位坚强的战士、优秀的共产党员为党和人民的利益流尽了最后一滴鲜血,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年仅23岁。

  “家乡人民一直没忘记韩泽荣烈土。”陈家坝镇党委副书记王卓介绍,1950年北川解放后,人民政府追认韩泽荣为革命烈士。“上世纪80年代,在母广轼和张正的关心下,有关部门将韩泽荣的遗骨迁到北川烈士陵园!”太洪村村委会副主任雍文华介绍说。(绵阳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刘毅 胥江 郑金容)

(编辑:郭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