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蜀龙首页 > 绵阳新闻 > 新闻正文

事故逃逸致责任无法认定?担全责!

  来源:绵阳晚报   2021年07月22日  12:59

  一起并未造成人员受伤的两车擦挂事故,却因为其中一方的驾车逃逸行为,导致事故责任无法认定。如今,受损的车辆修好了,可这1万多元的修车费用,到底该由谁来买单呢?王军觉得,只有让法律给他一个说法。

  /A/两车擦挂对方跑了 起诉索要修车、租车费

  2020年10月30日下午,王军驾驶车辆沿G5京昆高速成绵段往绵阳方向行驶。过程中,与赵乐驾驶的小型轿车发生碰撞,造成车辆及高速公路设施受损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赵乐驾车驶离现场,王军电话报警。经省公安厅交警总队高速公路一支队四大队调查,对赵乐的行为认定为“事故逃逸”。

  为了私下协商处理,2020年11月,赵乐委托他人与王军达成协议,约定赔偿王军各项损失3000元,同时承担拖车费、高速护栏损失费等费用。至于受损的车辆,则由赵乐在五天内负责修理后移交;如五天后未修好,还将赔偿王军的其他损失。当日,赵乐委托人便通过微信转账方式,向王军支付了3000元及其他相关费用。

  “协议签订后,他一直未按约履行,我多次催促未果,将车辆从德阳拖回了绵阳。”王军说,在绵阳,他自行找了一家汽修中心对车辆进行维修,共产生费用1.5万余元。同时,王军表示,因发生事故无法使用车辆,自己还以1000元/月的价格租赁了他人的车辆使用,产生租车费2000元。上述两笔钱,都应该由赵乐承担。

  /B/逃逸导致事故无法认定 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游仙法院审理认为:公民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侵害公民财产造成损失的,应依法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本案中,被告赵乐在驾驶机动车过程中未确保安全,与原告王军所驾驶车辆发生剐蹭,并导致王军车辆失控与高速公路护栏相撞受损,事故发生后赵乐驾车驶离现场,其行为应认定为事故逃逸,其逃逸行为导致事故责任无法认定情形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二条之规定,应当对王军的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事故发生后,赵乐委托他人代为处理赔偿事宜,委托人与王军就赔偿事宜签订协议,该协议对赵乐具有约束力。协议签订后,赵乐未能按约定在五日内维修车辆,王军在此情形下,自行将车辆拖回绵阳维修的行为并无不当。车辆维修费用有维修清单及发票予以证明,应予确认。赵乐对维修金额及维修项目不予认可,但庭审中未能提交有效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另一方面,关于王军主张的车辆维修期间租赁车辆费用,法院认为,双方在事故发生后,已通过协议方式约定了“损失3000元”,并已实际支付,该款项应包含了使用替代交通工具的费用损失,且庭审中王军仅提交手写的租赁合同及身份证复印件,对租赁行为是否实际发生以及是否必要尚难以认定,对该项诉请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法院判决,限被告赵乐在指定时间内赔偿原告王军车辆维修费1.5万余元,驳回原告王军的其他诉讼请求。(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周兆保 张黎 绵阳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邓勇)

(编辑:郭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