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蜀龙首页 > 蜀龙要闻 > 新闻正文

2020-07-10 11:53 |幻灯播放|查看全图
X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重新播放播放下一个图文

  在铁路系统中,有一个工种叫连结员,他们每天都需要按照调车作业计划,分解编组列车,将一节节车厢按顺序组合成一列火车,因此他们也被称为“火车编程师”,来自阿坝州的90后藏族小伙郎加足就是这样一位“火车编程师”。

  坚守岗位 年轻的火车连结员

  近日,绵阳气温居高不下,将温度计放在铁轨和车厢的铁皮上,温度计瞬间“爆表”突破50℃。在这样的高温下,郎加足和同事们挥汗如雨,时而站在机车旁、时而“挂”在车辆上、时而穿行于股道间,为南来北往的车辆“穿针引线”。在他们辛勤付出下,一列列火车重新排列编组,再奔赴全国各地。

  今年28岁的郎加足在绵阳北站从事调车工作已经1年多了。调车场里,他和同事们穿着长衣、长裤、胶鞋,戴防护帽、手套,携带电台等工具,顶着烈日正忙碌着。每天,他们要承担始发、终到列车的作业,200余个车厢的甩挂、编解及取送工作。

  “我老家在阿坝州,那里夏天只有20℃左右。而在绵阳,夏天最热的时候,穿长袖早上一出去就汗湿了,晚上被盐浸得衣服都脱不下来,但不穿,皮肤就会被晒伤。”作业间隙,郎加足喝了一大口水后继续说,“虽然艰苦,但身边的同事都坚守岗位,我也不能打退堂鼓。”

  烈日炎炎 他们必须“站稳抓牢”

  暑运期间,列车加开,调车作业量也随之增加。一列火车到绵阳北站后,连结员就要把到站的列车一节节分解开,该卸货的送去卸货,该装车的送去装车,再根据列车运行需要,把到其他车站的车厢放置到不同股道上,重新排列组合,把整装待发的列车编组成列。

  看似简单的工作,但做起来却不容易,就防止车辆溜逸这一项工作来说,连结员们首先需要拎着近10斤重的防溜铁鞋,将其放在列车两端的车轮下,然后按照车辆甩挂的要求,将车体间连接处的风管摘下,如果车体需要牵出,还得重新将防溜铁鞋从车轮下取走,如此反复。每一次车体移动,都需要进行防溜铁鞋的安撤,车多的时候都要在列车之间来回行走八九十趟,仅防溜一项作业就要走接近5公里。

  “4道防溜措施已撤除!”“十车……五车……三车……接近连挂……停车!”“防护!”每一钩调车作业,至少有6次呼唤应答、9道程序、18条固定用语。行走、弯腰、列车连挂、防护、摘接风管、车辆防溜、摄录关键环节……很多连结员们手上的水泡破了又好,好了又起,长出了厚厚的茧子。

  连结员们有时需要“挂”在车上,车厢外部滚烫,能站的地方非常窄,往往大半只脚都在外面。“一批十多勾的调车作业计划需要两小时左右才能干完,不光和车厢直接接触的手容易被烫伤,脚也会因为长时间小部分承压变得疼痛。但我们必须得‘站稳抓牢’,车辆移动的时候,一瞬间的失误,就可能导致致命的后果。所以,就算高温酷暑,我们也得保证精神高度集中。”在问到“挂”在车厢上是什么感受时,郎加足这样告诉记者。

  畅谈梦想 学习技能造福家乡

  12时50分,郎加足和同事们干完第二批作业计划,回到间休室准备吃午饭。由于列车到站时间并不固定,所以连结员们吃饭也没个准点,为保证列车准点发车,他们往往都是干完活以后再吃饭。

  “在入路之前,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对铁路的认知就是售票员、客运员、列车员,从未想过一列车运转起来需要这么多人的努力,也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其中之一。”说起工作,郎加足滔滔不绝,“看着一列列火车在我们手里编组成列,开往全国各地,心里便会升起一种自豪感,感觉坚守都是值得的。”

  郎加足的家乡在四川阿坝州,那里至今还没有通火车,他动情地说:“在建的成兰铁路将要穿雪山过草原,途经我的家乡,为家乡人民带来致富的希望,我在这里学习业务技能,将来回到阿坝服务家乡人民,就是我最大的愿望。”13时22分,对讲机里传来了作业的通知,郎加足和同事们匆匆洗了一把脸,带好防护用品,又出门了。

  对“火车编程师”们而言,无论是酷暑还是严冬,无论是夏日蝉鸣的午后还是冬天人们酣睡的深夜,只要有作业计划他们都要立即执行,用他们付出的一滴滴汗水筑起铁路大动脉安全正点的保障。(胡志强 邓文鑫 绵阳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曹雨婷 文/图)

(编辑:郭成)